女子为留住牌友借出车辆,结果牌友闯祸逃逸,自己也要担责?

潇湘晨报2019年8月6日讯 家住汉寿县城的史蜜斯认为自己最近很不利:自己打牌输了钱,赢了钱的牌友严师长提出要借车给家里送个货色再回来离去打牌。为了留住牌友,史蜜斯赞同了,谁晓得却等来了交警的电话。

近日,常德汉寿法院审理了这起案子,庭审时。史蜜斯认为自己不利透顶,借个车出去,车又不是她开的,人也不是她撞的,怎么不但车被扣了,还要赔钱呢?

在法庭上,严师长承认,那时史蜜斯问过他是否有驾照。”我回答她不要紧,我开了十几年车了,我只到街上去一下。”

依照史蜜斯那时的设法,如果严师长打车走的话肯定就不回来离去了,借车出去就得还车,可以拖着严师长继续打牌。没想到严师长这车一借就是半天,史蜜斯也没等来翻本的机会。

2018年9月23日13时,严师长驾驶小客车由西往东行驶,在左转时与相对方驾驶二轮摩托车的王师长相撞,造成王师长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变乱。

事发后,严师长驾车逃离现场,2019年2月26日查获归案。严师长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本次变乱经汉寿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途径交通变乱认定书,认定严师长负变乱的次要责任,王师长负次要责任。严师长所驾驶的轿车系套牌车辆,车辆所有人系史蜜斯,未置办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

变乱发生后,王师长入院医治开销医药费26515.66元,还需后续医治费18000元。

伤身又花钱的严师长越想越气,一纸诉状将史蜜斯和严师长告上法院。经由法院调整,严师长补偿王师长交通变乱失落20000元,史蜜斯补偿王师长交通变乱失落15000元,王师长废弃其余诉讼乞求。

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
人遇到过史蜜斯这种景遇,他们可能也有史蜜斯如许的疑难,出借车辆难道就一定错?出借车辆出变乱了就一定要赔钱?

该案承办法官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作出了明确划定:因租赁、借用等景遇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变乱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补偿。缺乏

不置可否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当补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错误
的,承当相应的补偿责任。

也就是说,出借车辆只有在出借人有错误
的景遇才需要承当补偿责任。

哪些景遇可以认定机动车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有错误
呢?对此,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途径交通变乱损害补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作出的明确划定,次要有以下三种景遇:

1、晓得或应该晓得机动车具有缺点
,且该缺点
是交通变乱发生原因之一的;

2、晓得或应该晓得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

3、晓得或应该晓得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麻醉药品,或患有故障保险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克不及驾驶机动车的。简单而言,就是车辆具有缺点
,且该缺点
致变乱发生;借车的人不驾驶证;借车的人饮酒、吸毒处于不克不及开车的形态。

本案中,由于史蜜斯的车辆不办理车辆登记手续,也不购买机动车强制保险,史蜜斯应该晓得严师长不驾驶天资而未尽到基本的留意使命,所以具有错误
,应该承当相应的补偿责任。

广大车主在出借机动车时一定要尽到留意使命,务必做到不出借”问题车辆”,车辆不借给”有问题的人”。

记者 |周凌如实习生雷诺通讯员魏楚瑜安纯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erry-mag.com